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旅游驿站 > 历史文化
朱家尖方言
发布时间: 2011/11/03
  

种类:朱家尖生活老话

穷不可搬,冷不可转。                 要紧要慢,西白眼气。

大面大得,呣准烂则。                 逗七逗八,异样骨搭。

晴天带伞,肚饱带饭。                 老木仃东,背时背搭。

红光满面,发财眼前。                 乱话三千,糊朝廿六。

闷声勿响,断堂骨气。                 好请呒头,新出调样。

河白烂滩,害爹害娘。                 拆来现到,样煞会弄。

暗卜弄咚,透骨新鲜。                 墨赤铁黑,锃骨司亮。

死呆白气,呣数倒帐。                 乱七八糟,一塌糊涂。

活活络络,出出跳跳。                 淡节刮勒,生古铁咸。

脚高脚低,旺舞三千。                 爹头娘脚,头重脚轻。

拱背脱气,黄茄瘪西。                 烂弄骨脚,含花散飞。

粘结格勒,痒摸瘦楼。                 介勿落直,乱弄三千。

来是人情,去是债。                   小洞不补,大洞吃苦。

外面施小唱,里面吃羹汤。

外面充有佬,屋里烧缸灶。

带鱼吃肚皮,说话讲道理。

素菜一桌,勿如蟹浆一笃。

有吃呒吃,莫住朝西朝北。

一娘生九子,子子连娘心。

会做勿如会算,会赚勿如会积。

上半夜忖忖自家,后半夜忖忖人家。

儿孙自有儿孙福,何必爹娘穷劳碌。

呣未三分武艺子,难吃外洋带鱼丝。

大蟹还是小蟹乖,小蟹打洞会转弯。

 

种类:朱家尖生产老话

一靠风、二靠潮、三靠使橹摇,有风吓煞,无风摇煞。

老大勿识风,伙计苦用功;老大勿识潮,委屈伙计摇。

船上一张蓬,能驶八面风。

千摇万摇,勿如风蓬直腰。

顺风加厢边,老大吸潮烟,伙计讲聊天。

东风带西快拢洋,挫转西风叫爹娘。

 

种类:朱家尖三北厂方言

棉增,过去称“三北厂”。是清末民初陆续从我省宁波慈北、姚北、镇北等地迁入,在朱家尖中塘、南塘、小农场一带自然形成一个小村落,开垦围塘,以种植棉花为主,故后称“棉增”,意为“棉花增产增收”。由于慈溪、镇海、余姚一带属于河姆渡文化,历史悠久,形成了自己特有的江浙软语,他们迁入朱家尖后自成一体,上一辈人同外界交往不多,故其语言一直以来保持原有特色:柔软、婉转。年纪轻的一代,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与外界交往逐渐增多,生活、语言逐步被朱家尖其它居民同化。

常用语:

吃饭:“侬饭吃过伐”(问有没有吃饭)、“吃过哉”(吃过了)、“没吃过哉”(没吃过)

问路:“侬到盒里开啦”(你到哪里去)、“我到堂头开”(我到这里去)、“我到哽头开”(我到那里去)

睡觉:“筒里钻得进开”(困觉)

穿衣:“夹襟身”(夹袄)、“郎”(布衫,衬衫)、“郎裤”(裤)、“衣裳穿窝暖眼”(穿热点)

订婚,本地叫“下定”,三北厂叫“过书”

好哉,好哉,奶貌好哉——事情做得不好(反语)

特德骂懂——骂人话

横包——饺子

大罩盖——席罩

介好吃——好吃;介无吃头——味道不好

介无清头——说话不清楚

烘(hong)——脏

屙坑间——厕所

滑灵生眼进侬——提醒人

唏了开眼——离远点

 

种类:朱家尖台州厂方言

朱家尖台州厂在1922年由台州、黄岩等地迁入,自然形成一个小村落,他们祖传的话语,经80多年与朱家尖各地居民交流已经部分同化,但至今仍保留一部分祖传口语,如:

“做什么”叫“介呣”;“穿衣服”叫“折衣裳”;“你到那里去”叫“妮路带开呀”;“慢慢走”叫“慢慢条”;“明天来”叫“转日(念热)来”;“老婆”叫“老妻”;“女儿”叫“奶儿”;“走走看看”叫“望(念忙)望相”;“鱿鱼”叫“纳厂”。

讲话多以舌抵上颚,大部分语言带有浓重的鼻音。
上一篇: 朱家尖街道宗教情况                  下一篇: 朱家尖历史由来
版权所有:舟山市普陀区人民政府朱家尖街道办事处 浙ICP备12005846号
联系地址:舟山市普陀区朱家尖街道 联系电话:0580-6031028
技术支持:舟山科技信息研究所
您是第3379310位访问者